首页 铜器铜雕 金银珠宝 中国书画 雕品工艺 古典家具 邮票邮品 陶器瓷器 古币纸钱 玉器玉雕 奇石化石 新工艺品 图书报刊 西画雕塑

铜锁锁住女友下体 抚顺禽兽男友庭前称不后悔

来源:互联网 作者:古玩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20
摘要:残忍地将女友的下体用铜锁锁住的“禽兽男友”李辉,昨天被抚顺检方提起公诉押上法庭。记者到达抚顺望花区人民法院时,已经过了原定的上午9时开庭时间,但开庭的时间向后拖延了。法院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院里正在召开一个会议,在会议上将决定设立

  残忍地将女友的下体用铜锁锁住的“禽兽男友”李辉,昨天被抚顺检方提起公诉押上法庭。记者到达抚顺望花区人民法院时,已经过了原定的上午9时开庭时间,但开庭的时间向后拖延了。法院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院里正在召开一个会议,在会议上将决定设立“妇联干部特邀陪审员”,这在辽宁司法审判中尚属首次。

  嫌疑人律师:为“精神病”做无罪辩护

  被害人律师:嫌疑人伤害强奸侮辱妇女

  双方的代理律师按照原定的时间到了法院。犯罪嫌疑人李辉的代理律师是辽宁红叶律师事务所的胡艳,她说,李辉的家庭有遗传精神病史,他本人也有精神病。此外,缝合的行为征得了杨小梅的同意。她表示将为李辉做无罪的辩护。

  辽宁久鼎律师事务所的王秀芬、王敬锐担任被害人杨小梅的代理律师,他们告诉记者,检察院已起诉李辉犯伤害罪和强奸罪,但她们认为李辉的缝合铜锁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侮辱妇女罪”。算这起全国共有三起类似的案例,前两起侵害人侮辱妇女罪的罪名都成立了。在法庭上她们将请求法院添加此罪。

  禽兽男友称“不后悔”

  上午9点30分,在法警押解下,犯罪嫌疑人李辉进入法庭。记者看到,李着囚服,手铐脚镣加身,体形高大威猛。在他进入法庭的瞬间,记者问他:“你现在后悔吗?”“不后悔。”他清晰地回答说。

  杨小梅还没有到庭,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法官提出等她到庭后再审理。

  受害女不敢正视被告家人

  上午10点10分,杨小梅在姐姐的陪同下来到法院。她的到来,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在她即将进入法庭的时候,早在法庭等候的李辉的妹妹大声地向她喊道:“你好好想想吧。”她没看对方一眼,低着头走进了法庭。事后,杨小梅告诉记者,她很害怕李辉的家人,怕他们报复自己,所以没有看他们的勇气。

  杨小梅进入法庭后,案件正式开始审理。因为涉及当事人的隐私,此案没有公开审理。记者只得在法庭外等待庭审结束。

  “禽兽”前妻庭外大闹受害女

  在等待的过程中,李辉的前妻也来到了法院。她说当初李辉和她离婚就是因为杨小梅,是她拆散了她的家庭,她从心里恨死了这个女人。谈及杨小梅所受的虐待,李的前妻不以为然,“那是她自作自受!”

  中午12点20分,庭审完毕。小梅在几名法官的保护下,低着头走了出来。“杨小梅,你站住,我和你没完。”一直守候在法庭外面的李辉前妻,见到了小梅的身影,立即跳着高大骂起来。小梅的嘴嚅嗫了一下,没敢抬头,只是在法警的簇拥下加快了脚步,后面是女人不绝于耳的叫骂声。女人在发现不停地叫骂无济于事后,突然从后面追了上去,妄图抓住小梅,被旁边的法警及时拦住了。坐在出租车上的小梅双腿抖得愈加厉害,脸上写满惊恐和害怕。在小梅娘家那间并不宽敞的屋子里,小梅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身边是她74岁的老母亲和两位姐姐。也许是刚才被追打的那一幕还依然残留在小梅的脑海里,坐在自家凳子上的小梅双肩仍在不时地抖动。“这孩子是被吓坏了。”一旁的老母亲一脸无奈地叹着气。

  嫌疑人妹妹称有精神病遗传史

  在法院大厅的一角,记者见到了李辉的妹妹李红玲。对于哥哥被告上法庭,并被指控为强奸、伤害和侮辱妇女,李红玲颇为气愤。在她的眼里,哥哥李辉只是个精神病人,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李红玲还提示道:她的家族有精神病遗传史。她姥姥、舅舅和母亲都有精神病。依此类推,她哥哥也是精神病。对于医生给她哥哥鉴定的“心因障碍”,李红玲心有不服。她坚信,哥哥就是名副其实的精神分裂。在随后记者与李辉的面对面中,李辉的思维敏捷,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精神疾病的症状。庭审结束后,据小梅的代理律师讲,法庭上的李辉表情冷静,能圆满地回答法官提出的各种问题,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的征兆。

  荒唐的谎言

  对于“嫂子”小梅将哥哥告上法庭一事,李红玲认为这是“嫂子”小梅的一个预谋。对此,李红玲向记者提供了这样一个线索:

  在小梅的下体被缝的前一天,小梅的一个叫黄敏刚的工友曾来到她们家,和小梅在屋里嘀咕了半天,第二天就发生了那件事。在李红玲的眼里,那个叫黄敏刚的“男人”就是小梅的新欢,是他和小梅共同用计来陷害她哥哥的,以达到摆脱她哥哥另觅新欢的目的。匪夷所思的是,记者在后来的采访中发现,李红玲所提的那个叫黄敏刚的“男人”原来竟是小梅在单位的工友,只是个用男人名的女同志。

  此次庭审未当庭宣判,今报将继续关注此案。

  小梅自述:在法庭上,我没看李辉一眼的原因是害怕。李辉那张恶魔般的脸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魇中,永远成为我心中的阴影,我想极力地去遗忘。我要告诫所有的姐妹,面对暴力和伤害时,一定不要懦弱,忍耐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女人要学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首席记者 张晓宁 记者 房 立/文

  

转自搜狐

责任编辑:古玩网
  • 铜器
  • 书画
  • 工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