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铜器铜雕 金银珠宝 中国书画 雕品工艺 古典家具 邮票邮品 陶器瓷器 古币纸钱 玉器玉雕 奇石化石 新工艺品 图书报刊 西画雕塑

新郑人高拱推动明朝炼就“白银帝国”

来源:互联网 作者:古玩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2-03
摘要:郭宝平历史小说《大明首相》主角就是高拱 插画李庆琦 隆庆开关,漳州月港兴起,漳州窑瓷器成为重要的输出产品。 明代河南地方官员为高拱所立石坊,位于新郑古县城城门处,摄于上世纪50年代。 □策划体娱文创部执行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珂(图片由受访

郭宝平历史小说《大明首相》主角就是高拱

插画李庆琦

隆庆开关,漳州月港兴起,漳州窑瓷器成为重要的输出产品。

明代河南地方官员为高拱所立石坊,位于新郑古县城城门处,摄于上世纪50年代。

□策划体娱文创部执行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王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明代隆庆时期,只有短短的6年,却是一个能臣辈出、风云际会的特殊时期,明史在这里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徐阶、张居正、海瑞、戚继光等人物次第登场,两起两落、仕途曲折的新郑人高拱更是政绩卓然。月港,福建漳州一处原本不很起眼的港汊,因其状似弯月而得名。月港虽不如广州、泉州、宁波这些大港闻名,却在亲手开启隆万改革、为明王朝焕发第二春的政治家高拱的一手推动下,成为明朝唯一合法的海上贸易始发港,“海上丝绸之路”重现曙光。

起点|丝路,流淌的生命之河

高拱的锐意改革,破除海禁,并非空穴来风。中国开放国门、海纳世界的传统,要追溯到2000年前,海陆两路绵长不绝的丝绸之路。

这是一个充满诗意,意向饱满的名词。自汉以降,这条狭长曲折,绵延8000余公里的最美丝路,穿越中国北方山山水水,大漠孤烟,古老驿站,苍茫驼道,上下2000年,历经战乱,竟不曾断绝。东方华丽的丝绸绢帛,细巧莹润的瓷器,饱蕴东方气韵与山水精华的茶叶……源源不绝地运载至中亚、阿拉伯、西欧,成为那里皇室贵族们的奢侈消费品;而西来的马匹、香料,以“胡”与“海”命名的鲜货珍宝——胡椒、胡萝卜、胡琴、胡瓜以至胡姬,海珍珠、琉璃……穿越国境,直抵长安、洛阳,再南下至烟雨江南。东西方货物的繁密互通,文明的交汇撞击,在这一路途,惊艳相遇,华美丛生。

另有海上丝绸之路,自秦汉初辟,经南海,过马六甲,穿越印度洋至非洲东海岸。沿途不仅留下中国精美货物,更有大批华人华商居留,形成早期的华人聚居区。

据许倬云先生《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一书,至宋元时代,东亚诸国已发展了相当密切的经济网络,贸易频密,规模庞大。强大的外贸需求直接带动国内区域产业。五代十国,九个在南方,盖因出口大宗的瓷、铁、茶皆以南方为主要产地,经济力量充盈。

外国客商沿途流转,深入内地,为东方古国的精美工艺品与精致生活方式所倾倒。“刺桐城(泉州)附近有一别城,名称迪云州(德化),制造碗及瓷器,既多且美”。马可·波罗留在游记中的这段话,描述的是在福建德化的见闻。彼时,泉州是全世

界数一数二的国际贸易海港,大批中东胡商在此落户。广州、交州、明州(今宁波),当时均已是国际海运要港,来自海上的巨型外舶云集,商贾往来,满载了江南的丝帛,景德镇及德化瓷器,再经海道销往东南亚、印度,经波斯湾或红海销往中东、欧洲。

自开启之时,丝路就是一条拥有自主生长与顽强生命力的流动之河,历经战乱、迁徙、改朝换代,从未止息。“丝绸之路”,继而成为一个意象重叠生长的符号化概念,成为国际贸易往来的代名词。

然时序流转,进入14世纪,明朝立国,守势内敛,关闭三处海关市舶司,仅保留广州一地维持基本官方往来,繁华千年的海上商路遂戛然而止。

前奏|七下西洋,海上大秀

大明300年闭关锁国的主旋律中,曾有一段华丽丽的插曲,一场不一样的烟火,一出超级大秀。开放,高调,秀出皇皇国威,秀出大国风范——你一定猜到了,郑和下西洋。

明永乐三年(1405年)七月,200余艘船舶自苏州刘家河下海,开启了一段漫长的航程。这支庞大的船队劈波斩浪,一路南下,经越南、爪哇、苏门答腊、满刺加、锡兰,至古里终点。一路“云帆高张,昼夜星驰”,凭借当时世界最先进的罗盘,仰望天上的星斗方位,及舱底充足的淡水储备,这支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超级海上特混编队”(语出英国科学技术史学家李约瑟博士)稳稳地航行在巨浪滔天的大洋,满载天朝的华美丝帛、明丽青花,与东方味道的茶叶,一路向南,向西,姿态昂扬。终至古里,“去中国十万余里……刻石于兹,永示万世”。

这是中国人历史上最壮丽的一次出海——郑和下西洋的首航。28年间,郑和七次奉旨率船队远航西洋,航线从西太平洋穿越印度洋,经30多个国家或地区,到达西亚和非洲东岸,开辟了贯通太平洋西部与印度洋等大洋的航线。这一系列航行比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早87年,比达·伽马早92年,比麦哲伦早114年。

郑和七下西洋,其航程之长,船舶技术之高,吨位之大,航行人数之多,无可匹敌。这场浩浩荡荡的超级航海秀,吊足了西方人的胃口,带来巨大的“广告”效应,是对整个中国以及中国物产的宣传。此后,天朝名声日隆,外商纷至沓来——若以商业思维衡量,这波操作,手笔之大,效果之佳,后续之久,堪称史上营销经典案例。

然而这场华丽高调的海上大秀,如一场璀璨的烟火,只是短暂照亮明帝国的海上商途,却终未能改变封闭内敛的基本国策。直到150年后,鲜明的改革派、帝师高拱入主内阁,朝廷才以官方形式明确宣告——解除海禁。

叩关|关禁不解,乃成倭患

海禁不除,沿海成患。贯穿大明帝国始终,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得不提——倭寇。

自明初始,东部沿海便出现了一个新的群体——倭寇,意即日本海盗。骚扰我海岸线,劫掠商船及沿海居民,屡禁不绝。以断绝倭患之名,明朝开始实行海禁政策。

此后,关于海禁,官方的争议与民间力量的撕扯从未消停,时紧时松。而其间民间的走私贸易不仅从未停止,反而更加繁密。

责任编辑:古玩网
  • 铜器
  • 书画
  • 工艺品

古玩收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