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66]庄股“双劫记”:前脚朗博科技后脚金力泰 隐秘大佬的资本腾挪|朗博科技

By | 2020年12月17日

  庄股“双劫记”:前脚朗博科技后脚金力泰,隐秘大佬的资本腾挪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宋婕陈锋 北京报道

  在遭遇一轮令市场哗然的连续下跌后,金力泰(300225.SZ)的实控人刘少林近日被刑事拘留,而其在被抓前一周精准套现3亿元。深交所紧随其后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控股股东减持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违规买卖公司股票情形。

  三季度新进入金力泰前十大流通股东的私募基金益家资本,被指由另一被刑拘的场外配资大佬李跃宗实际控制,益家资本同时重仓朗博科技(603655.SH);金力泰另一家新进股东盈嘉信投资,还重仓了大连圣亚(600593.SH)。

  《华夏时报》记者从两家私募公司的前股东处得知,均有职业掮客联系他们购买私募公司的股权,实际出资人并未露面。

  大股东精准出逃

  今年以来,金力泰股价表现强势,股价从2月份的不足5元,一路飙涨至11月中旬的近25元,成为创业板大牛股之一。

  益家资本是在三季度新进金力泰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持有348.31万股,位列第八大流通股东。

  私募排排网显示,益家资本管理规模不足10亿,该私募很少进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

  益家资本如果没有离开金力泰,以6月30日的收盘价为参照,在这轮上涨中实现100%盈利。

  想实现收益最大化,益家资本若在11月24日离场,金力泰的股价在当天盘中达到几年来的最高点,益家资本可以凭借大约2000万元的本金,拿到6000多万元的收益。

  私募排排网显示,重仓金力泰的益家聚美3号,自去年10月成立以来最高盈利超2倍,但近期净值突现断崖式下滑,截至12月14日的数据显示,净值距离最高点已经接近腰斩。

  金力泰的二股东柯桥领英就赶在此次暴跌之前,在9月至12月期间,发起清仓式减持,套现2亿元。

  公司的控股股东,即实控人刘少林的公司,也在其被刑拘前一周的12月9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050万股。若按照当天公司15元/股的开盘价估算,套现超过3亿元。

  刘少林的精准出逃,引来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控股股东减持股份的原因、用途,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违规买卖公司股票情形。

  隐秘的私募

  据第一财经报道,朗博科技、金力泰、仁东控股(002647.SZ)、大连圣亚(600593.SH)都是庄股,有配资深度参与。11月下旬以来这几只股票的集中暴跌,是由庄股崩盘引发。益家资本的大股东李跃坚是场外配资大佬李跃宗的弟弟,李跃宗才是益家幕后真正的老板,目前他已因涉虚拟盘被警方控制。

  由于财报披露的滞后性,益家资本目前是否还在金力泰的股东名单中外界不得而知。

  益家资本成立于2015年,是兼具主动策略和量化策略的证券类私募。私募排排网显示,目前公司有9只产品在运行,3只公开收益的产品今年全部亏损。

  小盘子益家资本在三季度还重仓了近期连续8个跌停板的朗博科技。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基协官网,持有朗博科技和金力泰的两只产品均有过未披露月报的情况。

  据第一财经报道,一位接近李跃宗的人士透露,李跃宗并不是这一批庄股的庄家,而是配资参与方。如果是配资加杠杆买入,很容易在抛出时疯狂砸盘,由他控制的益家资本卖出金力泰的时间节点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是在此次暴跌前,或许也将涉嫌操纵市场。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益家资本的前股东薛坚,他表示在2016年时有职业掮客联系他,他就顺势卖出了私募公司股权,背后真正的买方是谁他并不清楚。

  是否有关联?

  在三季度和益家资本同时进入金力泰的还有另一家私募盈嘉信投资,持有公司401.54万股,排在益家资本前,为第七大流通股东。

  盈嘉信投资的管理规模也不足10亿元,旗下有9只产品在运行,只有一只显示收益,今年来仅盈利1.44%。值得注意的是,盈嘉信投资在三季度还新进入了大连圣亚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据报道,这几只股票都有李跃宗的深度参与。

  不知是否巧合,根据中基协官网显示的办公地址,益家资本在上海浦东新区三林路200号2405室,盈嘉信投资在上海浦东新区三林路200号1号楼305室,两家在同一办公区。

  中基协官网显示,盈嘉信投资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而被协会认为异常。

  《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盈嘉信投资的原实控人杨宁,他表示去年有买方通过职业掮客提出想买私募公司股权的意愿,他卖出股权后,仍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只知道实际买方并非私募公司目前的经营人员。

  金力泰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表示,不方便披露两家私募是否已经卖出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也不了解二者之间的关系。但他掌握的情况是,两家私募并没有参与过公司的调研、策略会等投资者关系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