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力a]东方金诚高管利用信用评级牟利 第二大股东掌控全球玻尿酸

By | 2020年12月16日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今年元旦前后,国内知名评级公司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原总经理金永授、江苏分公司总经理崔润海在涉嫌贪腐被调查,今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两人涉嫌贪腐细节,金永授和崔润海凭借手握评级权利,私自收取高额“评级费”,为企业信用评级提供帮助。

  随着金永授和崔润海被调查,东方金诚先后又有两人投案自首。除东方金诚4名人员外,东方金诚系列腐败案还涉及多名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

  企查查显示,东方金诚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股68%,而持股22%的第二大股东华熙昕宇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熙昕宇)实际控制人赵燕在美容护肤行业大名鼎鼎,曾让舆论哗然的“故宫口红”就是出自赵燕手下。赵燕另外一个身份就是A股上市公司华熙生物实际控制人,华熙生物是全球最大的“透明质酸微生物发酵生产”企业,俗称就是玻尿酸。

  今年7月份,东方金城引入自然人股东王艺,持股10%,而王艺与赵燕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调高信用级别收200万

  去年1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在进行线索核查中发现,东方金诚江苏分公司总经理崔润海与他人合谋,帮助江苏某企业调高信用评级,收取巨额好处,涉嫌职务犯罪。2020年1月3日,崔润海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崔润海很快交代,为感谢在信用评级方面提供的帮助,曾送给时任东方金诚公司总经理金永授好处费。

  随后,金永授主动投案接受审查调查。

  金永授为评级行业资深人士,从2001年5月便进入大公国际,曾任大公国际副总裁、首席执行官等职务。后来加入东方金诚,担任总经理一职。崔润海也曾担任大公国际营销副总裁一职,与金永授为上下级关系。

  信用评级广泛运用于债券市场等金融活动中,虽然很小众,但对市场的影响力和杀伤力不能轻视,信用评级高地是投资者参考的重要指标。也正因为此,企业在发债时希望获得更高的评级,而这也成为评级机构寻租的工具。而且由于信用评级领域的管理宽松和级别标准的弹性,寻租过程通常较为隐蔽,多数是背靠背私下交易。

  崔润海供述,有客户表示愿意多拿些好处费来调高信用级别,为顺利通过评审,自己通过关系帮助疏通,最后该客户如愿以偿获得自己想要的评级报告,并拿出200万元作为酬谢。

  “从这以后,自己发现一次级别的调高居然能值这么多钱,比做一个项目几万元的提成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崔润海说。

  金永授称,虽然表面上不直接介入和操纵评审工作,但多次通过与评审委员会主任及部分评委个别交流,或借安排企业来访之机发表个人倾向性意见,以此来影响评审结果。

  已经查明,崔润海曾为多家企业信用评级提供帮助,为数家证券公司介绍发债业务,收受巨额贿赂。金永授利用担任大公国际评审委员会主任、副总裁、总裁,东方金诚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多家企业信用评级提供帮助,为相关银行介绍工程项目,收受项目介绍人、受评企业贿赂。

  东方金诚二股东控制全球最大玻尿酸企业

  企查查显示,东方金诚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60%,第四大股东邦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东方资管全资子公司,持股8%,东方资管合计持股68%,为控股股东。东方金诚是妥妥一个国资控股企业。

  正是凭借国有股东的身份,东方金诚2005成立以来,业务发展迅速,成为国内主要信用评级机构之一。

  东方金诚官网

  由于国内信用评级发展较晚,国内一线信用评级机构多引入国际评级机构弥补自己经验上的不足,例如中诚信第二大股东为穆迪评级,联合资信第二大股东为惠誉评级。

  东方金诚原董事长罗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国内评级机构并非毫无优势,为提高本土信用评级机构的话语权,需要引导评级公司引入有国际影响力的战略性股东,以股东的广泛代表性和影响力提升信用评级机构的国际影响力。

  但显然,东方金诚目前并没有引入“有国际影响力的战略性股东”,而是独辟蹊径,引入了美容护肤行业的股东。

  企查查显示,东方金诚第二大股东是华熙昕宇,华熙昕宇由赵燕100%全资控股。赵燕同时也是A股上市公司华熙生物实际控制人,去年11月华熙生物在科创板上市。

  很多人可能没听说过华熙生物,但是一定听说过“玻尿酸”这个词。华熙生物就是全球最大的玻尿酸生产企业,2018年,华熙生物玻尿酸原料销量达到500吨,占全球的36%。华熙生物主营业务毛利率接近80%,高毛利率堪比茅台。

  2018年,华熙生物还与故宫博物院合作推出了“故宫系列”唇膏和口红、面膜,不过华熙生物自己并没有生产,而是找了一家OEM工厂莹特丽代为生产,自己只从事销售工作。

  从东方金诚成立起,华熙昕宇就成为了其股东之一,持股32%,东方资管持股60%,邦信资产持股8%。

  蹊跷的是,2009年4月,东方金诚进行了一次股权变更,华熙昕宇与邦信资产双双退出股东行列,改为北京那拉提国际旅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那拉提公司)与北京豪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豪迈创业),分别持股32%与8%。

  承接邦信资产8%股份的豪迈创业由孙毅等3个自然人持股,专业从事企业信用评级、征信等业务,孙毅关联的企业也多从事信用评级行业。

  那拉提公司在2015年就已经注销,大股东为王春玲。其北京北方华熙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今古联合国际文化有限公司监事,这两家都是“华熙系”企业。

  到了2009年8月,豪迈创业又将东方金诚8%的股份原封不动转让给了邦信资产。

 

  2014年2月,那拉提公司也将东方金诚32%股份转给了华熙昕宇。东方金诚股权结构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直到今年7月,股份结构再次发生变化。

  今年7月,华熙昕宇将自己持有的10%股份转让给自然人王艺。王艺曾是北京金堂谷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一,金堂谷文化大股东正是华熙昕宇实际控制人赵燕。王艺名下的今古博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华熙系”企业北京今古联合国际文化有限公司在同一地方办公,与北京华熙国际酒店留下的工商联系电话完全一致。

  尾声

  对任何信用评级机构而言,最重要的座右铭必然是客观、公正、真实。东方金诚董事长崔磊在今年7月份东方金诚15周年庆祝活动时表示,未来东方金诚将坚持国有控股评级机构的使命和担当,共同推动评级行业风清气正和高质量发展,早日实现国内评级机构的国际影响力和评级话语权。

  作为专业信用服务机构中的一类,虽然已经发展多年,但是国内信用评级机构仍缺乏国际公认性,海外投资者普遍不信任中国信用评级机构,认为太宽松、太容易给被评估对象过高评级。

  有数据统计显示,近70%的上市公司都给予了“AA”级或以上的等级,60%得到最高的“AAA”评级。高盛对此有如下的评语。“实质上,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并没有反映出任何有意义的分别,在这方面,它们有非常显著的改进空间”。

  最近两年,涉及违约的企业债券不乏中高等级信用债,表明国内债券信用评级虚高和泡沫问题已十分严峻,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反映企业实际的信用风险。东方金诚系列腐败案对本已褒贬不一的国内信用评级行业又带来一次沉重打击。

  2019年1月,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获批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监管层希望通过引入国外信用评级机构,倒逼国内信用评级机构提高自身的专业能力和市场公信力,形成良好的信用评级环境,从而使债券市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7月1日,东方金诚一名部门负责人主动交代问题,几天后,又一名员工主动交代违规收取“评级费”等问题……

  随着金永授、崔润海的到案,国内信用评级领域腐败窝案的“盖子”相信会逐渐被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