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孚信息]奈雪的茶再传上市“新茶饮第一股”竞赛提速

By | 2020年12月16日

  本报记者许礼清孙吉正北京报道

  近日,奈雪的茶再度被传上市。有消息称,奈雪的茶已委任招银为上市负责行,目前上市计划仍在初步阶段,上市时间表及集资规模仍会出现变化。对于上市传闻,奈雪的茶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暂未有相关计划。但此前股权的变更让公司的上市传闻愈演愈烈。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2020年10月底,天图资本和创始人赵林均退出董事名单。

  更具话题性的是,新茶饮的另一巨头喜茶也屡次被传上市。纵观新茶饮行业,虽然奈雪的茶一直不隐讳其对标星巴克的野心,但不可忽视喜茶才是其第一劲敌。无论是产品、扩张还是高估值,二者发展路径相差无几。因此,谁将率先登陆资本市场,拿下“新茶饮第一股”备受外界关注。

  此外,新茶饮市场已成红海,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头部企业喜茶疯狂扩张,蜜雪冰城凭借低价不断下沉市场,而最近的“顶流”茶颜悦色热度居高不下。同时,位于价格中间赛道的品牌诸如古茗、勘茶记、沪上阿姨等均在不久之前获得资本加持。

  “在规模、品牌调性以及创新升级迭代方面,奈雪的茶与喜茶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而放眼整个行业,新茶饮领域已然进入了一个多元竞争、多赛道竞争的阶段。”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

  争夺“新茶饮第一股”

  近日,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奈雪的茶已委任招银为上市负责行,目前上市计划仍在初步阶段,上市时间表及集资规模仍会出现变化。尽管对方否认该消息,但这再次引发了外界对于“新茶饮第一股”的热烈讨论。

  记者注意到,2020年6月,奈雪的茶获得近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为深创投。而天使轮、A轮、A+轮三轮融资中的主要投资方,曾将奈雪的茶推至60亿元估值的天图投资在10月底已经退出董事名单,赵林也一同退出。此次结构调整之后,创始人彭心和赵林各自持有公司50%股权。

  “前面几轮提高估值都是由同一个机构主导,这种模式隐藏着很多人为抬高估值的嫌疑。提高估值,调整股权结构是为了加速上市,至于能不能上市,并不取决于前面的融资,而是是否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否则融资轮次再多也很难上市。”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但奈雪的茶在国内上市很难。在国内上市,如果只看估值不看业绩,需要具有科创属性。而奈雪的茶本质上属于传统的奶茶连锁,不太容易按照传统企业IPO的标准在国内上市,所以最大的可能是美股或港股。

  而奈雪的茶屡被传上市则来源于其对资金的需求,自2016年至今,公司每年融资一轮。梳理其发展轨迹可知,近几年奈雪的茶扩张较为激进。奈雪的茶创立于2015年,2017年底开始迈向全国。2019年新开门店174家,几乎平均每两天就有一家新店开张。截至12月初,奈雪的茶完成年初定下的开店200家计划,目前总门店数超过400家,并且所有门店都是直营店,不接受加盟。

  反观争夺“新茶饮第一股”的另一主角喜茶,其扩张速度更为迅速。截至12月初,喜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684家门店。2017年~2019年,其门店数量分别为约80家、163家、390家,2020年,其月均新增门店数达30家。按照年初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对外宣布的计划,今年底门店总数将达到800家。

  聂云宸曾透露单店每月收入较差为50万元上下,平均在100万元以上。由此,以喜茶目前的684家门店数量核算,预计公司年收入可以达到82亿元。而在2019年底,彭心也曾透露,其门店单月平均收入达到100万元以上。如果按照400家门店计算,公司预期年营收超过48亿元。

  同样身为资本宠儿,奈雪的茶和喜茶在资本市场更有你追我赶的意味。2016年8月喜茶拿到IDG与天使投资人何伯权投的1亿元融资,两个月后奈雪的茶便获得天图资本投资;2018年3月,奈雪的茶再获天图资本领投的数亿元A+轮投资,估值达60亿元。一个月后,喜茶宣布完成4亿元B轮融资;2020年2月,奈雪的茶融资近亿美元,之后喜茶获得高瓴资本和Coatue的C轮融资,估值160亿元。

  而喜茶和奈雪的茶的竞争甚至已经走到更高的层面。日前,喜茶作为中国连锁经营协会(CCFA)新茶饮委员会发起成员,对新茶饮提出两大行业标准。随后,奈雪的茶发布了一份《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解读了新茶饮的行业现状以及发展趋势。这也被外界质疑是在争夺行业话语权。

  “二者都称得上是行业头部企业。但在规模、品牌调性以及创新升级迭代方面,奈雪的茶与喜茶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但奈雪的茶作为行业老二,肯定想在方方面面赶超喜茶,目前他们的竞争已经进入到全方位、多维度的一个节点。”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

  竞争愈演愈烈

  尽管奈雪的茶一直毫不隐讳对标星巴克的野心,但其始终绕不开其他新茶饮企业的围猎。

  近期,人气品牌茶颜悦色因排队8小时成为行业“顶流”。武汉开店首日,茶颜悦色在微博一举拿下两大热搜话题,获得了近10亿的阅读和超10万讨论。此外,据说一杯茶颜悦色的价格最高被炒到500多元,其跑腿费普遍在100元左右。

  而这样的盛况也曾发生在奈雪的茶身上。此前奈雪的茶新店开业时,也出现过排长队的话题。但如今仅靠网红营销显然已不足以支撑其业绩的增长。“任何公司做的营销都是复合的,借助网红营销或许能让品牌迅速走红,打出知名度,但后端的财务、组织管理、品控、跨城多店管理、店长等人才培养等才是永远的核心竞争力,不然,营销再强也无法走到最后。”鸿门资本创始人庄帅说。

  除了流量选手和头部企业喜茶以外,位于价格中间赛道的品牌诸如古茗、勘茶记、沪上阿姨、一点点、贡茶、coco都可、快乐柠檬等均在攻城略地。其中,沪上阿姨在11月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在这之前,古茗也顺利完成A轮融资,其资方中不乏有红杉资本这样的知名投资机构的身影。同时,沪上阿姨其门店数量超过2000家,古茗的店面超过3000家。仅从规模上来看,奈雪的茶门店数量相对较少。

  而在中低端口,蜜雪冰城借助加盟模式快速扩张,其低价的策略助推其下沉至县城和乡镇,门店数量突破万家。这样的包围式战略也引来资本的关注。今年10月,有消息称蜜雪冰城即将完成IPO之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其估值更是高达200亿元。

  同时,奈雪的茶面临着产品同质化的危机。奈雪的茶和喜茶的主打产品都是水果茶,单杯定价均浮动在30元左右。彭心和聂云宸此前就曾因为产品抄袭问题进行了唇枪舌战。

  此外,奈雪的茶还曾多次陷入“食品安全”风波之中。今年5月,据相关媒体报道,南昌消费者孙女士下午3点在一家奈雪的茶店铺买了一份欧包,晚上9点多就发现面包上长了白毛,已经发霉变质。记者浏览黑猫投诉平台发现,与“奈雪心茶”相关投诉有210条,其中在饮品中喝出头发、面包过期等多次被提及。

  朱丹蓬表示,该赛道竞争愈发激烈,对于企业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事实上,现在不单单只是产品竞争,而是已经转换到整个产业链的完整度、服务体系、客户黏性、品牌调性以及产品品质等各方面的较量。茶饮行业已然进入了一个多元竞争、多赛道竞争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