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宝安] 两银行被监管点名 代销基金涉及16项违规

By | 2020年12月16日

近年来,基金发行市场不断火热,其销售渠道也日益增多。作为投资者信赖的传统金融机构,银行的基金代销业务也蓬勃发展,已逐渐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但与此同时,商业银行因基金代销业务而发生的纠纷频现,诸多代销问题也逐步暴露出来。近日,云南证监局发布两份针对银行基金代销业务过程中存在问题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再次对中小银行代销基金存在的乱象敲响警钟。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业银行出现基金代销问题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三点。一是代销队伍良莠不齐,没有设置硬性的准入门槛;二是考核方式简单粗暴,容易出现“劣币驱逐良币”、为了逐利甚至践踏合规红线的情形;三是金融消费者宣传工作还有提升空间。建议消费者,不能轻信代销者的口头承诺,要认真阅读产品条款,以白纸黑字为准。对于此类现象,监管部门今后有望加大惩罚力度。

两银行代销基金违规遭点名

日前,富滇银行和云南红塔银行由于代销业务中存在的问题被云南监管机构实施了行政处罚。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富滇银行基金销售涉及5项违规问题,而云南红塔银行涉及违规事项达11项之多。

根据云南证监局对富滇银行出具的警示函显示,该行于今年6月、7月分别制作的富利快线安悦C产品、富利快线天天理财A相关宣传推介材料,未经负责销售业务和合规的高级管理人员检查,未出具合规意见书;推介材料审核要点较为简略,且多式为形审核要求;推介材料使用了“风格稳健”的宣传用语。这些问题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宣传推介材料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规定。

此外,云南证监局还指出,富滇银行部分分支机构基金销售业务负责人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基金销售业务考核等工作暂未按照《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及相关配套规则进行规范等。

对于云南红塔银行,云南证监局指出其基金销售中多个不规范的地方,包括:对于个别基金销售培训情况无留痕;未建立年度监察稽核报告制度,未在每年年度结束后对基金销售业务进行监察稽核;部分分支机构基金销售业务负责人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未针对机构客户购买基金产品制定风险承受能力评估问卷;前台业务系统不能对投资者盘后交易不成功的情况进行提示等。

此外,记者对近年来的罚单情况梳理后发现,部分商业银行在内部管理和对从业人员的培训方面都做得不到位。比如,目前常见状况从业人员在理财产品的介绍过程中对风险提示不够充分,风险提示点不醒目,在产品介绍中选择性的描述最高累计收益,导致客户忽略投资风险,对产品的特征和风险无法精准的传达。而且,风险测评流于形式,存在对客户风险承受能力不重视的现象等。

对于上述商业银行代销第三方产品存在的诸多问题,苏筱芮认为,应当加大监管力度。从监管机构释放的信号中推断,对于因代销问题造成对金融消费者权益侵害的情形,今后有望加大对相关商业银行的惩罚力度,提升其违规成本,以“罚”的形式督促其完善业务管理。

未来银行会加大网金投入

作为中间业务的一类,基金代销业务为不少银行贡献了可观的非息收入。与保险、券商等各类金融机构相比,银行一直是代销基金的“主力军”。

记者对上市银行2020年半年报梳理后发现,工商银行、招商银行今年上半年代销基金合计超过5900亿元。

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称,近年来银行代销业务的上升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央行非对称性降息,降低了银行的利差收入。今年央行下降银行贷款利息,但没有调低存款利率,相当于压低了银行的利差,减少了银行收入。其次,监管层要求银行压降结构性存款,导致银行存款来源减少。最后,监管层限制房地产等高收益资产类别业务,也导致银行利息收入减少。在商业银行过去正常业务收入不断减少的情况下,不得不重点发展中间业务,寻求其他业务收入的突破。

在互联网金融发展迅速的今天,未来银行代销会有哪些变化?私募基金中汇润生首席特约研究员吴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首先,银行会加大网金投入,因为基金销售展业非常需要网金技术与运营人才。其次,网金用户大部分属于没有投资经验,如何做好风控,需要更加严格把关,所以代销基金当然是要优选的,而不是盲目扩大数量规模。最后,已经拿到基金投资顾问牌照的头部银行会加大技术开发,让线上基金投顾业务快速成长起来。

从未来银基合作模式和未来收入走向来看,吴昊认为,未来银行代销基金的费率会不断降低,并鼓励客户长期持有,持有时间越长,申购赎回的费率越低,银行将不以此来盈利,更多要靠基金公司的管理费收入赚取盈利。其次,基金公司与银行的内容合作会越来越多,头部银行的网金平台会更多地作内容营销。